似乎她的癌症是为我而得的……

我是在文革¹喧闹声中降生的。多年来一直接受无神论的教育,和中国大陆绝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,我坚信这才是人生唯一的正道。从1996年开始,我曾经多次踏足于泰国北部名城清迈,与当地信奉基督教的泰国学者们展开了广泛的交流与探讨,涉及领域包括艾滋病、鸦片替代种植、跨境人口流动、艾滋孤儿等社会问题。当时我并非基督徒,但他们却竭诚欢迎我,给我提供了极大的便利,把教会仅有的客房时刻预留给我,令我备感温馨之至。从这群基督徒身上,我深切地感受到了耶稣基督长阔高深的爱。

千禧年之际,我远涉重洋,来到美国麻省求学。六年的时光岁月如梭,其间参加了多次基督教的家庭聚会、查经,但却因为唯物主义的缘故,总是执着于科学求证,一直不能信服耶稣竟然能死里复活,故而一直逡巡不前,难以跨入信仰基督的门槛。

移民到温哥华之后,前后接触过很多大温地区的基督教会,这个期间也参加过多次大同教²的家庭聚会,还去过佛堂参拜,但这一切冥冥之中都不能让我偏离主耶稣的感召与大爱。

2016年,在医院翻译工作当中结识了一对基督徒,他们一直鼓励我去领受教会生活。他们对主坚定不移的信心,以及与疾病的顽强抗争,都深深激励着我。在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在医院为一位师母翻译,她即将接受癌症切除手术。面对病魔的肆虐,她却笑谈人生,从容以对,甚至还把病魔视为神給的最美的礼物,满心欢喜地接受手术。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一大震撼,她身上有何等何其喜乐的心志!接着就邀请我去教会听她手术前的最后一次讲道。我当时回答说:“我没时间去教会,因为我要每周日上山看天,让阳光来舒缓我的情绪。” 但是她对我说,你要看造天的那一位真神,你才能真正解决面对无数病患给你带来的心理影响,于是我就答应她那天去教会看看。

到了周日,我如约去了教会。当她呼召说自己有个心愿,希望在手术前在座的还没有认识主耶稣的人可以走上前来,由她带领祷告决志信主时,我终于被感动走上前去。她看见我走出来惊喜万分,把我介绍给大家,似乎她的癌症是为我而得的一样,看见她那么的高兴,我非常感动。

虽然作了决志祷告,但是仍在探索基督信仰的阶段,我在温哥华加略山教会参加了一个半月的新起点课程之后,又踏上了探索基督的道路。在云南怒江峡谷,我沿着当年传教士富能仁³走过的足迹,深切地领受到了当地基督徒无比喜乐的生活。有个傈僳司机如是说道:“我是基督徒,不抽烟,不喝酒,每个礼拜去教会,唱赞美诗,听牧师传道,教育家人一起信主,走正道,我心欢喜。” 这真正道出了我这个游荡多年的游子心声。

去云南后,我又只身一人来到了以色列——短短的十天时间内,我再次对耶稣基督的伟大救恩有了更深入的认知。从基督的出生地伯利恒,到拿撒勒天使报喜堂;从加利利海,曲折辗转找到耶稣行神迹的迦百农五饼二鱼。我沿着耶稣传道之地,一直到达最终受难的耶路撒冷,苦路十四站,我这颗游子之心终于找到了最终的归宿,深深体会基督的爱与牺牲。

从今以后,复活的耶稣将永远成为我这个浪子的救赎!我愿一生跟随主,感恩主爱用祂各样的方式把我寻回。

温哥华华宣 贺志雄
2022年11月21日




1. 文革: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,通称文化大革命,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的一场全国性政治运动。
2. 大同教:现今被称为巴哈伊教或白哈教,属极端教会的一种。
3. 富能仁(James O. Fraser):是一位中国内地会派往中国传教的英国籍传教士,他在20世纪上半叶在云南省西北部的傈僳族中间传教近30年。

About Author

Evangel Christian Assembly.

贺志雄

温哥华华宣